为何领导者应拥抱自己的黑暗面
作者:编辑部
2020-07-04
摘要:不承认自己的影子是成为一个真正的领导者的障碍。

在很多人看来,约翰是一个很有道德的人。他自律而勤奋,从常春藤大学毕业后,加入了一家投资银行。为了证明那些玷污这个行业的金融不端行为是少数坏苹果所为,约翰积极地参与了一些非政府组织的活动,这使他本来就很好的名声更加响亮。

然而,约翰结婚后发生了奇怪的蜕变。他随后加入了一位商业大亨的办公室,而这位大亨与约翰所代表的一切恰恰相反。令他的朋友们大失所望的是,约翰在接受采访时极力为新老板的行为辩护,并歪曲事实。人们想知道,他妻子的大量物质需求是否是这一变化的背后原因。还有人认为也许是滥用药物的缘故。

不幸的是,这个例子并不是个例。这些转变似乎经常发生,不仅在商业领域,在政治领域也是如此,这个世界上,原则往往是用地位换来的。许多人喜欢接近权力来源,如果需要的话,他们愿意付出道德代价。也许他们的道德指南针一直只是为了作秀。荣耀和金钱的诱惑最终压倒了任何对良知的呼唤。

那么,这些转变背后的心理动力是什么?为什么人们会发生看似突然的性格变化?

 

阴影中的自我

长期以来,约翰一直成功地将自己表现为一个有道德的人。然后,更黑暗的一面就凸显出来了。我们每个人都有隐藏的一面,在合适的条件下浮现出来吗?为了寻找答案,我们可以向分析心理学之父卡尔·荣格求助。

荣格普及了 "阴影 "一词,代表我们本性中最不可取的一面,也就是我们试图拒绝或忽略的性格方面。这种阴影由被压抑的欲望、情绪和冲动组成,它们被隐藏在意识不到的地方,但可能会控制一个人的行为。

荣格建议,要想作为一个完全融合的人生活,我们要认识到自己的这一黑暗面。我们压抑的东西并不会就此消失。相反,如果不加以审视,我们的黑暗面可能会越来越多地控制我们的思想、情绪、选择和行动。

换句话说,不承认我们的影子是任何人走向真实生活的旅程中最大的障碍之一。不整合我们人格中阴影的一面可能会产生严重的后果。在极端的情况下,人们可能会患上分离性身份障碍,这是一种以至少存在两种不同的、相对持久的人格状态为特征的精神状况。

将这一视角应用到我们的案例中,约翰的突然转变可能是由于他的阴影终于显现出来了。尽管他自称,也许富人和名人的生活方式一直吸引着他--不管这些财富的来源是什么。但是,为了和自己生活在一起,约翰用了什么心理杂技?是什么防御机制让他心安理得?

 

合理化和条块化是如何来拯救的?

人类不是理性的,我们是合理化的动物。当我们的良心不赞成某些行为时,我们就会找到借口使其可以接受。通过合理化,我们以一种看似合乎逻辑的方式来证明有争议的行为或感情,以此来逃避真正的解释。它帮助我们保持自尊,或者避免对内心深处认为是错误的事情感到内疚。

当我们的阴影面占据了我们的身体,隔阂是我们调用的另一种防御机制。当我们无法在情绪上处理某些问题时,我们就会把这些问题放到 "隔间 "里,并把它们储存在我们心灵的一些黑暗角落里。这样可以缓解我们自己内心存在的价值观、情绪和信念冲突所带来的不适和焦虑。

这种形式的心理杂技的一个很好的例子是,一个高管对女员工进行性骚扰,但对女儿却表现得像个慈父。或者是一个自称有很高道德标准的参议员,却在为他的总统辩护,而他的总统是个骗子和花花公子。很多时候,与毒瘾作斗争的人也是合理化和隔阂化的高手,以避免处理他们的问题。

不幸的是,这些防御机制的阴暗面是,它们会导致自我的分裂。结果,我们的影子统治了一天。虽然我们的生活可能会给人和谐的感觉,但它是不同步的。这种心理上的不平衡会表现为个人关系的困扰、焦虑(甚至是噩梦)、抑郁和其他形式的心理不适。

 

摆脱自欺欺人的方法

像约翰这样的领导者必须记住,综合人格结构是心理健康的前提。为了缓冲阴影的负面影响,我们应该接受并将其特征纳入我们的总体人格结构。这首先要承认不一致的行为。

我们还应该尝试识别那些使我们诉诸于合理化和隔阂的外部刺激。一旦明确了这些诱因,我们就应该避免它们。我们还必须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即我们都有恐惧和不安全感,这些恐惧和不安全感引导着我们的行为。下一步就是要努力克服它们。

归根结底,真正的挑战是停止欺骗自己。为了更加立足于现实,像约翰这样的领导者会受益于一个由家人、好友和其他可以与之交谈的人组成的支持网络(包括找一个教练)。如果做不到这一点,一个人的领导力品牌就会受到永久性的损害。

要保持良好的心理健康,可以考虑甘地的话。"幸福就是你所想的、你所说的和你所做的和谐一致"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