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过后,生活会是什么样子
作者:编辑部
2020-07-03
摘要:COVID-19危机暴露了社会的功能失调,促使我们重新思考我们的未来。

阿尔伯特·加缪的小说《鼠疫》以老鼠死亡开始,接着是人类死亡的海啸。城里的领导一开始不愿意承认疫情,但很快就被迫认真对待这一情况。随着戒严令的实施,任何人都不得进出城市。无法与亲人联系或见到亲人,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沉重的负担--对一些人来说,这比死亡的威胁本身更严重。法律和秩序很快就被打破了。随着瘟疫的持续肆虐,葬礼变成了匆忙的工作,没有仪式和情感。第一种 "血清",一种疫苗,被证明是失败的。最终,一个更好的版本让隔离得以解除。

这个故事听起来是不是很熟悉?一个非常相似的场景现在正在上演。加缪是想描述人类如何应对和承受一个完全荒谬的死刑判决--死亡是生命循环的一部分。也许他也是想说明,一个社会的崩溃需要多么小的代价?

1947年我们得到了一个强烈的提醒,即生命的不可预知性,以及对人类如何进化的关注。但人们并没有关注。2011年由史蒂文-索德伯格执导的电影《传染病》(Contagion)提供了一个关于人类状况不稳定的更现代的警告。它的许多场景都非常贴近人心。影片追踪了一种虚构的病毒的到来,最终导致全球数百万人死亡。疫情的爆发让美国疾病控制中心(CDC)和世界卫生组织的官员们争先恐后地找出病毒的来源,它是如何传播的,以及如何找到治疗方法。就像我们现在的危机一样,在人们意识到情况的严重性之前,需要经过很多的磨合。影片中包括了普通人的经济斗争。

我们会从COVID-19中学习吗?

现在有趣的问题是,冠状病毒大流行的后遗症会是什么样子。当危机平息后,我们会恢复正常吗?我们甚至会想恢复正常吗?还是COVID-19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重要的学习经验?

希望能找到治愈冠状病毒的方法。但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应该牢记,传染病的威胁不会消失。大流行不是少数艺术型人物的想象产物。坦率地说,我们正处于一个戏剧性的拐点。

我们对这场大流行病的反应将对人类的未来产生巨大影响。最重要的是,冠状病毒凸显了现有的政治、经济和社会功能失调。它还表明了领导层的危机。它邀请我们彻底改变经济、社会行为和政府在我们生活中的角色。

我想对我们的未来提出两种设想:一种是比较悲观的设想,另一种是比较乐观的设想。我们可以看到这两种情况有部分是重叠的。

乐观的设想

危机不一定只是让倒退和偏执的力量凸显出来,它们还可以创造更大的团结。正如我们多次看到的那样,当人们团结起来时,奇迹就会发生。

我们现在正处于许多关键决定的前夕。这场大流行病应当鼓励我们反思我们集体意志的力量。

尽管失去了大量的工作岗位,但这场大流行病是否可以成为我们把精力用于其他活动的机会?我们希望恢复经济的哪些部分,哪些部分可以不做?鉴于人们对我们的地球和全球变暖的灾难性影响越来越关注,我们真的需要所有这些通勤,所有这些航空旅行吗?

从进化的角度来看,健康来自于社区。人类的生命不会在孤立的环境中茁壮成长。作为社区的一部分,对我们的心理健康很重要。就目前而言,我们的生活方式已经比以往更加遥远。我们是否应该继续走这条路?这场大流行可以给我们提供一个机会,让我们恢复失去的联系,创造更多相互关联、合作的社会。全球科学家为寻找冠状病毒的治疗方法所做的协调努力表明,这种合作是可能的。

目前的大流行病可能会促使我们解决我们一直相当了解但宁愿忽视的问题。这可能是我们对功能失调的领导人的崛起有所作为的机会;减少社会经济不平等现象;真正打击成瘾现象;以及采取措施避免生态崩溃。首先,我们需要接受生活在一个相互联系的世界中的现实。我们必须树立一种更加 "全球 "的观点,即我们在全球范围内思考,在当地采取行动。

最重要的是,冠状病毒危机为我们打开了一扇门,让我们创造出更有同情心的社会--这种社会承认我们大家是如何相互联系的,我们的地球应该为子孙后代管理。西雅图酋长曾经说过:"人类并没有编织生命之网,我们只是其中的一根线。我们只是其中的一根线。无论我们对网络做什么,我们都会对自己做什么。所有的东西都是紧密相连的,所有的东西都是相通的"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