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精英品牌效应能否挽救一国命运?
作者:邱碧玲
2020-03-21
摘要:综观企业家总统的政绩,强人铁腕作风、排外立场都不是绩优生的作为,适度的改革政策反而成了他们共同的选项。

商人治国的成绩会比政治精英更出色吗?

201611月,德国智库慕尼黑IFO经济研究(CESifo Group Munich)发表一份《生意人会是优秀州长吗?(Do Businessmen Make Good Governors)》报告,分析近50年涵盖446名美国州长任内政绩,其中48位由商界转战政坛。

执笔者弗洛里安·钮迈耶(Florian Neumeier)从人均GDPGDP Per Capita)、失业率及衡量贫富差距的基尼系数(Gini coefficient)等5大方面入手,归纳出几项结论:在经济压力下,商人候选人特别吸引选民;他们当选后也会特别致力推动经济增长;越能积极影响国家经济表现,连任期就越长。

尽管国家元首的格局与州长不同,但衡量经济成就的标准,不外乎人民能否过得比以前好。分析师试图采用前述指标中的人均GDP与失业率,检视21世纪以来几位弃商从政的七位国家掌舵者,包括四月底连任成功的印尼总统佐科·维多多(Joko Widodo)、连任之役刚失败的乌克兰总统彼得·波罗申科(Petro Poroshenko);韩国前总统李明博、新西兰前总理约翰·基(John Phillip Key)等。 

新西兰前总理治国不靠个人魅力

最会帮人民攒钱,支持率近五成

先看人均GDP。如前所述,这是衡量一国经济增长与否的标准,可说是国家元首的头号关键绩效指标(KPI)。检视表中显示现任或卸任国家领导人,成绩最抢眼的代表是约翰·基,任内人均GDP从近31300美元,大增至超过40300美元,增长率近29%

约翰·基的金融背景雄厚,曾任美林证券(Merrill Lynch)的外汇交易主任。他在金融海啸发威的时期接棒,强推刺激增长政策因而连任。他的施政重点包括减税、减债与温和的政经改革;对外积极洽签自由贸易协定,在八年任内通过、谈判的相关协定至少有10起,对这个农牧产品占出口比率高达85%的国家来说帮助极大。

政治学常用“魅力(charisma)”诠释领袖气质,可是这个字眼在约翰·基身上完全失灵。当地媒体《Stuff.co.nz》观察,约翰·基几乎可说是个平凡人,英文用语时有错误,更缺乏演说技巧。但是,他在政客世家长大却能赚进千万美元身价,而且一毛总理薪水都不拿,加上务实的CEO治国形象,让他坐拥近50%支持率,高居史上连任元首前几名。

反之,人均GDP衰退最多的代表,则是六月卸任的乌克兰总统彼得·波罗申科(Petro Poroshenko)。最新数字显示,他近5年任内,人均GDP3100美元跌至2640美元,短少15%54岁的他是做西式甜食生意起家,一路做到全国最大。1998年先以“政治素人”之姿当选国会议员,再凭借身段柔软的评价选上总统。

治国不等同管公司

必修第一课:避免“超人主义”幻想

他一上任就向贪腐宣战,并重新设计政府采购与公务人员财产申报法等,不过,最终他是败在两点:对俄立场、改革失败。就前者而言,波罗申科主张脱俄入欧盟,却始终无法让亲俄的东部、南部同意与俄国分道扬镳,反而加剧分裂;再加上民银(Privat Bank)国有化方案失败,债务违约威胁将波及数以千计银行客户的存款。失去民心的他,竟大败给一位以扮演总统角色知名的喜剧演员弗拉基米尔·泽伦斯基(Volodymyr Zelensky)。

《财阀(Plutocrats)》作者弗里兰(Chrystia Freeland)结识全球各地富豪,她观察,这些超级精英治国都带有一丝“超人主义”的幻想,但事实上他们无法脱离庞大的公共体系,也不可能像经营企业一样一呼百应,这是实业家治国最先该认清的事实。

再看失业率,最有效降低失业率的总统是智利的塞巴斯蒂安·皮涅拉(Sebastian Pinera),在2010年至2014年的前一届任期中,从8.4%压至6.7%,大减1.7个百分点。其中,就职前几个星期发生的大地震包办选前政见承诺“创造60万职缺”大量名额,堪称将危机化为转机的佳例;再加上调降提供全国八成职缺的中、小企业税率,降低就业门槛,还因此提高妇女就业率。

皮涅拉也是打算盘的金融家:1980年代凭借引入信用卡制度致富,2017年身价约27亿美元。这位拥戴自由市场经济模式的总统,施政重点在于全面翻新经济、社会,从财税改革、扩大教育、医疗、治安等内政,以至于频繁的街头抗议也成了他任内的特色。 

阿根廷总统改革大又猛

缺乏步骤章法,失业率飙逾9%

失业率增加最多的是阿根廷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Mauricio Macri),2015年至今从6.5%飙至9.2%。虽然阿根廷非典型就业现象原本就严重,14岁以上人口三分之一都未从事合法工作,但失业加剧很大一部分源自货币贬值超过40%与高通胀,导致商业投资萎缩、职缺蒸发。

货币贬值正是马克里的重要经济政策,希望藉由开放资本与外汇管制、实施市场化、放宽进出口管制,建立一个具有自愈力的市场经济。这一招颇受经济学家肯定。此外,他也取消玉米和小麦的出口限额和关税。2016年获《时代》(Time)杂志选为百大人物、拉丁美洲最有权力的总统。

马克里是富二代,从加入父亲集团的建筑事业做起,之后也历练过金融业,并担任过生产菲亚特(Fiat)、标致(Peugeot)汽车的集团总裁。他身为精英代表,取消劳动补贴的政策引爆众怒,三天两头就有民众上街游行,要求中止进口开放政策、提高薪水并立即停止裁员。他改革范围大又猛,缺乏步骤、章法,导致内部纷乱。

强人作风未必有利

温和财政改革才是共同选项

值得附带一提的是吉尼系数(所得分配的平均度,越接近零指所得分配越平均)。就有限的资料来源显示,截至去年3月,印尼总统佐科威将吉尼系数从0.41降至0.39,代表收入分配更趋平衡;此外,官方数据亦显示,同期贫困率9.82%,降至最低水平。经济稳定增长、收入分配趋向公平,让他在四月底打赢连任之战。

不满58岁的佐科·维多多是木匠之子,从政前的职业是木材家具商,穿梭亚洲多国谈生意。尽管他是靠“脚勤”听取民意,制定温和改革的经济政策奠定选战基础,不过两次胜选关键都被解读是靠宗教牌:他在禁止拉票的冷静期到麦加朝圣,争取到穆斯林选票。

综观企业家总统的政绩,强人铁腕作风、排外立场都不是绩优生的作为,适度的改革政策反而比较是他们共同的选项。


热门文章